名家>正文

廷·巴特尔:是将军之子,更是草原之子

2018-11-28 10:59 | 中国民族报


谈起围封轮牧的经验,廷·巴特尔如数家珍。 牛锐摄

他是开国少将廷懋之子,原本生活在首府大院,却放弃了城市生活,扎根荒凉偏僻的牧场,当了一辈子牧民。他的人生有着比任何一部“红二代”题材影视剧都曲折的开头,却有着比前者更励志的情节、更令人振奋的经历。在带领牧民共同建设经济发展、生活富裕、生态良好的社会主义新牧区的实践中,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彰显了将军之子的担当,彰显了草原之子的气量。他,就是在内蒙古圈粉无数的名人廷·巴特尔。

扎根草原一辈子的知青

廷·巴特尔的家,位于祖国北疆锡林郭勒草原深处——阿巴嘎旗洪格尔高勒苏木萨如拉图亚嘎查。一望无垠的草原上,星星点点地分布着几户人家。廷·巴特尔的家非常好找:自主设计建造的有着封闭式阳光走廊、白墙灰瓦、房顶装着卫星电视接收器的现代化住宅,布局整齐的圈棚,波光粼粼的鱼塘,生长着松柏、红柳、沙棘等野生植物的大院。

62岁的廷·巴特尔个头不高,身体结实,一对浓眉,双目炯炯,看起来非常年轻。见到记者,他连忙说:“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牧民,没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,请不要总是宣传我。”

廷·巴特尔为人耿直、真诚,有时候又有一些腼腆。虽然出生于将军家庭,但是他的经历却并不顺畅。上世纪60年代“四清”运动开始时,他的父亲廷懋是内蒙古第一批遭到批判的人,直到1972年才被释放回家。作为“黑帮子女”,廷·巴特尔一切都得靠自己。

1974年7月,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,廷·巴特尔成为一名下乡知青,被分配到萨如拉图亚嘎查。“萨如拉图亚”是蒙古语,意为“月光”。这里地处沙地与沙漠接合部,干旱少雨。由于寒潮、大风多发,自然条件恶劣,牧民生活困难。

“当时,萨如拉图亚嘎查是一个连路都没有,被人称为‘进得来、出不去’的地方,亲戚都劝我别来,然而我遵从了内心的想法,坚持来了。”廷·巴特尔说。

“去吧!年轻人多吃点苦有好处。”带着父亲的鼓励,廷·巴特尔和40多位知青一路颠簸,来到了距离呼和浩特市600多公里的萨如拉图亚嘎查。

长期在城市中生活,廷·巴特尔既不熟悉牧区生活,也不会说蒙古语,一切都要从头学起。在牧民的帮助下,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,他很快掌握了骑马、放牧、打草等技巧。不久,他就因为聪明能干,先后当选农场负责人、林场场长。

1976年,知青返城的消息传进锡林郭勒草原。大家猜想,廷·巴特尔一定是第一个返城的。没想到,他送走了一拨拨“战友”,成为唯一扎根在萨茹拉图亚嘎查的知青。“这些年来,总是有人问我为什么要留在草原上。我的理由很简单,因为这里有我的用武之地。”廷·巴特尔说。

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

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农村开始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,萨如拉图亚嘎查也从1983年开始推行草原畜牧双承包制。作为生产大队队长、党支部书记,廷·巴特尔在充分征求大家意见的基础上,以不同人群区别对待的方式,公平、公正地把嘎查的1.4万头(只)自留畜和数万亩草场分给每户人家。

作为全嘎查唯一的知青,廷·巴特尔主动要求“除了知识青年,其他人都可以获得自留畜”。分草场时,他也是最后参与分配的。他家的草场在两岔河附近,是片没人愿意要的草场。

就是在这片严重碱化的草场上,廷·巴特尔和妻子额尔登其木格动手盖房子、打井,通过种草、种树等方式来改良土壤、提高产草量。如今,这片曾经无人问津的草滩变成了水草丰美的地方,还建起了鱼塘。

实行草原畜牧双承包制以后,牧民的养畜积极性前所未有地高涨,但是由于缺少科学引导、过度放牧,加上滥垦滥挖以及历史遗留因素,草原沙化问题日益严重。廷·巴特尔深刻地认识到,必须立即围封退化草原、禁牧沙化草原,可是当时很少有人能接受他的观点。

1986年,廷·巴特尔率先用网护栏圈把自家的300多亩草场围起来休养生息。第二年,这些被围封的草场打了9马车草,相当于其他牧民1000亩草场的打草量。这种鲜明的对比,使牧民们亲眼看到了围封轮牧的好处。后来,锡林郭勒盟提出“围封禁牧、收缩转移、集约经营”战略后,廷·巴特尔带领全嘎查的牧民对所有草场都进行了封育和划区轮牧。

围封轮牧有助于草场植被的恢复,但不能解决草畜不平衡的问题。在长期的生产实践中,廷·巴特尔总结出了“蹄腿理论”,果断地提出“减羊增牛、减量提质”的策略。这次,他又拿自家的羊群“开刀”。他让妻子把羊全部卖掉,改养肉牛。由于肉质上乘,他家出栏的牛一头能卖1200元,而别人家的两头牛才能卖1000元。廷·巴特尔再次通过实践,引领牧民走上了新的发展之路。

为了完善产业结构、开拓牧民增收致富渠道,2002年,廷·巴特尔主张对全嘎查的养殖结构进行示范性调整,主要发展养牛业,同时积极引导牧民发展旅游业、传统奶食品加工、风干牛肉加工、生态养鱼、林沙产业等。2011年,他从嘎查长的位置上退下来时,全嘎查年人均纯收入超过1.2万元,其中非牧收入达到4100元。

“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。记得1983年我们嘎查推行草原畜牧双承包制时,我曾向广大牧民许诺:一定让大家10年以后住砖瓦房,20年以后家家有汽车。虽然晚了几年,但是这一承诺终究实现了。”说到这里,廷·巴特尔的眼中闪动着欣慰而自豪的光芒。

永远和老百姓息息相通

廷·巴特尔爱草原。他总是说:“我就是一个牧民,我离不开草原。”

对于廷·巴特尔的草原情结,廷懋的解释是:“他高中一毕业就下乡了,他从牧区的艰苦生活中体会到了快乐和幸福。他在帮助牧民的过程中,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价值。这是他的思想基础,也是他在牧区能待下来的根本原因。”

在草原,廷·巴特尔体会到了人间最纯真的情感:牧民把家里最好的东西拿出来给知青们吃,却舍不得给自己的孩子吃;听说知青们晚上没有被子盖,牧民们二话不说,把自己的皮袍子脱下来给知青盖上;嘎查最美的姑娘额尔登其木格嫁给他以后,两人白手起家,遇到涉及牧民利益的问题处处谦让,毫无怨言;父亲悄悄地来草原看他,汽车在沙子地里趴了窝,牧民们知道后骑马赶来推车……“牧民对我的好,一定要报答!”廷·巴特尔立下铮铮誓言。

对于牧民的困难,廷·巴特尔时时放在心上。谁家有几个孩子,冬衣添置了没有;谁家生活困难,需要特别扶持;谁家有病人,需要上门看望……他的心里都有一杆秤。2001年,草原上遭受了一场罕见的大雪灾,廷·巴特尔不顾危险,带领村里的党员干部,硬是在400多平方公里的雪原上,用铁锹挖出了一条条通往牧民家的路,为身处险境的牧民们送去了粮食、草料,解了牧民的燃眉之急。

对于一些牧民的帮扶,廷·巴特尔讲究原则和方式方法。他和嘎查干部商量决定,先治懒,后扶贫,扶贫羊不能白给,而是通过评比、以承包的形式每年集中扶持两户。评比式扶贫不仅激发了贫困户的责任感和积极性,还带动了嘎查社会风气的好转。为了进一步提高牧民的素质,他还创造性地设立了三项谁也不愿意领的“奖项”:家里不卫生的“奖励笤帚”、酗酒及随处乱吐痰的“奖励痰盂”、不洗手就做饭的“奖励肥皂”……这些连喝酒、洗手也要管的奖项,激励全嘎查60%的牧户都挂上了“十星级”文明小康户的牌匾。

2009年,廷·巴特尔被评为“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”,他的事迹传遍全国,每年都有数万人慕名前来向他学习。为此,他在自家院子里建了一个讲堂,免费传授自己总结出来的各种经验——党的惠民政策、先进的生产致富经验、草原生态保护、畜群结构调整、旱地种植、科学养鱼、牧民住宅用水循环系统建设……关于草原生产生活的一切,他都有独到的经验与创造。

“虽然我出生在将军之家,但我在19岁时就在萨如拉图亚嘎查扎下了根,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牧民。父亲总是对我们说,人民永远是我们的衣食父母。一个人要想一辈子站得稳,就要永远和老百姓息息相通。我永远记得他的教诲,不辜负党和人民的期望。”廷·巴特尔说。

秋日宁静的夜晚,草原上传来牧民深情的歌声:“月亮将太阳的光辉洒向草原,廷·巴特尔将共产党的恩情带给人民……”

此内容为优化阅读,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。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。8610-87869823

支持

0
责任编辑:范登科
习大大

生态环境部门如何助力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?

众所周知,扶持当地企业发展必须加强企业监督管理,确保其依法依规生产经营。同时,政府部门也应强化服务意识,急企业所急,...

中国环境报  2019-01-08
  • 光明日报2019-01-08

    让“一元钱看病”不只是“别人家的故事”

    上山采药、下村走访、随叫随到,而且不管看什么病每次都只收一元钱,对当地百姓来说,这已是习以为常的事——村医吴光潮坚

  • 农民日报2019-01-07

    乡村旅游扶贫大有可为

    旅游扶贫是当前及未来一段时期产业扶贫的重要抓手,也是精准扶贫的重要方式,从国家出台各类乡村旅游扶持政策,到文旅

  • 新京报2019-01-07

    对个税房租专项扣除,不必反应过度

    新个税法开始实施,子女教育、大病医疗及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六项支出专项扣除,可说是给民众送了一个新年“大红包